綠色產品期待更好推廣

來源:人民日報

2016-05-15
\\
【報紙原文】
初夏,北方某大城市的一個小區在建一座涼亭,刺鼻的油漆味讓路過的行人不禁捂住了鼻子,正忙著噴涂木材的一名女工沒多久就支撐不住,跑到遠處透口氣。“油漆味兒很害人,且得晾上一陣子呢。”她說。
在人們的印象里,即使這種東西再有害,我們的生活也離不開。其實,這是個誤解。
油漆對大氣污染貢獻大,有些城市開始禁用
揮發性有機物(VOCs)已經成為大氣污染的主要來源之一,它不僅是PM2.5的前體物,而且是光化學污染的主要成分。“十三五”規劃綱要明確,在重點區域、重點行業推進揮發性有機物排放總量控制,全國排放總量下降10%以上。這些重點行業包括石化、有機化工、表面涂裝、包裝、印刷等。
有數據顯示,中國涂料涂裝業每年向大氣排放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總量約為430萬噸,其中油漆占比約為98%。油漆含有苯、甲醛、重金屬等大量有毒有害物質,揮發周期最高可達15年,是汽車尾氣之外的主要隱形“殺手”。近90%的白血病患兒與油漆裝修有關。
正由于油漆的危害顯而易見,發達國家早已開始限制、驅逐它。美國1978年規定禁止生產和使用含鉛油漆;歐盟2004年已立法限制生產和使用油漆。
在嚴峻的大氣污染防治形勢面前,國內已經有些城市開始向油漆說“不”。去年7月1日起,深圳率先全面禁用油漆,之后,北京發布新的五項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,北京規定2017年后,家具制造行業將全面禁止使用油漆噴涂。
\
水漆時代到來,市場需培育更須政策推動
油漆被淘汰,以何替代?以水為溶劑的涂裝材料已經完全能滿足一般需求。與油漆相比,水性漆的優勢非常明顯。晨陽水漆董事長劉善江告訴記者,水漆以清水為稀釋劑,不用任何稀料。同時,水漆在施工、運輸等方面,有著油漆無可比擬的優勢。“2015年全國油漆市場銷量1600萬噸左右,假如全國都推行水漆涂裝,不僅能節約500萬噸能源,還會減排500萬噸有毒有害氣體。”
去年,有關水漆的利好政策接踵而至:2月,油漆消費稅正式實施,10月,國家正式對揮發性有機物征收排污費。這些政策對油漆生存空間的擠壓作用應該十分明顯。然而,在我國占涂料行業份額60%以上的工業漆和木器漆,依然是傳統油漆的天下,水漆的比例不到5%。
這樣的綠色產品,為何市場不旺?是成本太高,還是產能不足?
業內人士表示,水漆的價格雖然略高于油漆,但油漆噴涂、運輸都需要專業處置,后期成本較高,在總成本上,油漆并沒有太大優勢。水漆推廣慢的原因,一是市場認知度低,二是地方政策執行力度還不到位。
“我們接觸過很多有涂裝需求的人士,也調查過不少油漆工,他們對水漆不了解,很多人根本不知道這個產品可以替代油漆。”一位業內人士這樣說。
當然,在政策的推動下,一些明智的企業已經主動“棄油轉水”。天津寶島自行車有限公司就主動找到晨陽水漆,要求將自己產品的涂裝全部用水漆。由于水漆受溫度、濕度等環境影響較大,給寶島公司的“量身定制”用了兩年時間,目前,所有技術指標都已經非常穩定。
不僅寶島,三一重工、囊括國內主要房地產公司的中城聯盟也與水漆廠商開始深度合作,使自己的產品對環境更為友好。
\
水漆廠商已經感受到市場的升溫。“我們以前的電話咨詢熱線每天有三五個客戶來電,現在每天有五六百個客戶。”為迎接水漆時代的全面來臨,作為領頭羊的晨陽水漆還在不斷擴大產能,節能減排效應明顯。
\
河北省粘接與涂料協會名譽會長耿耀宗教授表示,水性漆的廣泛使用是未來的趨勢,對于環境保護意義重大,但真正推廣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“從發達國家的經驗看,淘汰油漆需要科技創新和國家政策支撐,我們期待科技進步和政策執行到位,早日迎來涂裝行業的綠色時代。”耿耀宗說。